下书网

唯一钟爱章节全文阅读

外国小说文学理论侦探推理惊悚悬疑传记回忆杂文随笔诗歌戏曲小故事
下书网 > 外国小说 > 唯一钟爱

第18章

书籍名:《唯一钟爱》    作者:伊莉莎白.隆维尔
推荐阅读:唯一钟爱txt下载 唯一钟爱笔趣阁 唯一钟爱顶点 唯一钟爱快眼 唯一钟爱sodu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唯一钟爱》第18章,页面无弹窗的全文阅读!


两大块黄金在火光下闪闪发亮。麦修的视线从金块转向爱琳,她的眼眸跟纯金一样发亮,丝毫没有逊色之处。

爱琳望向麦修,嫣然而笑,然后发出轻柔的笑声。

“我无法相信那里还有六十块这种纯金块,”她说道。“你应该让我回去搬。我可以分批把它们通通搬出来,花费的时间可能比你挖通隧道的时间还少。”

“这些黄金已经在这里等待这么久,可以继续等到明天。”

“只要我们俩并肩工作,应该——”

“不,”麦修淡淡地说道,截断她的话。“你不能再进去,里面太危险了。”

“可是我——”

“他们关闭另外那条大信道就是因为中间的地层不稳定,”麦修用声音压过她。“它曾经崩塌不只一次,而且不论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法改善,才会迫使他们关闭。”

“你真的认为那条信道会一路通向我找到的那个洞穴吗?”

他耸耸肩。“它们有相同的岩层。”

“老天爷!”爱琳颤抖着。“这座山一定像个蜂窝。”

“你会冷吗?”麦修问道,注意到爱琳的颤抖。

“不冷,”她低语。“我只是在猜想,在挖掘这些黄金的过程中,到底曾经牺牲多少条人命。”

“或者有多少人曾经被活埋在这个地洞里。”麦修说道。

另一阵占栗窜过爱琳的全身。她知道麦修一定会设法取出所有金块,并担心他可能会遭遇到什么困难与危险。

麦修喝完剩余的咖啡,开始拨散小营火的余烬。火光迅速熄灭,只剩下月光。

“我们可以一直待到气候改变,对不对?”麦修头号道。

他低沉的声音爱抚着爱琳,仿佛有形的碰触。她突然了解他不是在询问她是否愿意为黄金留下来,而是在询问她是否愿意再陪他在这里多待一阵子。

在我们找到金矿之前,你都会是我的女人。

现在,他们已经找到金矿。

“不论有没有黄金,我都会留下来。”她柔声说道。

麦修伸出手。在她握住它时,他亲吻她的掌心,带领她走向他为他们用树枝铺好的床铺。为了避免任何闯入者的骚扰,他们的床铺距离营火有几百英尺远。

在他们一起躺下时,树枝发出悉索声。

“我永远不会忘记紫丁香的香味,”他对着她的颈项低语。“或者你的甜蜜。”

在爱琳还来不及回答之前,麦修已经占有她的唇,深入而缠绵地亲吻她。在那个吻结束时,他们俩的呼吸都已加快,爱琳的脸庞也已染红。修长的手指移向爱琳的衬衫,裸露出她的上身,单薄的内衣在月光下闪耀着银光。他缓缓俯下身子,用他的唇轻轻拂过爱琳迅速跳动的颈动脉。

“我第一次看到你只穿着你的内衣时,”麦修说道。“就想脱掉它,把脸埋在你的胸脯中。”

爱琳绽开笑容,解开蝴蝶结,耸耸肩膀褪下它。

“紫丁香和玫瑰花蕾,”他低语。“老天爷,你真是甜蜜。”

“那是我的肥皂。”

麦修缓缓绽开笑容。“不,甜姊儿,那是你的胸脯。”

麦修亲吻她的乳峰,用光滑的胡髭爱抚,再伸舌挑逗。她发出喜悦的呢喃,然后开始喘息,因为他开始轻柔地咬她。

“我可以吃掉你的每一寸,”他说道。“从头到脚后跟,再绕回来。你会喜欢我那么做吗,小猫?”

“我也必须轻咬你吗?”

麦修静止片刻,然后,一阵性感的战栗窜遍他全身。

“你不必那么做,”他说道。“我从来不曾要求女人那么做。”

“我想要,”爱琳低语。“我要有用每一种方式了解你。”

在亲吻与爱抚之间,他们褪去彼此的衣物,直到他们之间只剩下月光和清凉的夜间空气。麦修拉起毛毯盖住他们,伸臂紧紧拥住爱琳许久。

“我也想这么做,从第一次看到你时就想要,”他说道。“我要感觉你的娇躯完全赤裸地贴住我的。”

爱琳试图说话,但是,喜悦的颤抖在她体内奔窜,夺走她的声音,使她根本不可能开得口。

她无言的反应已经足够。麦修发出低沉的喘息,感觉爱琳美妙的战栗。

“每一次都更美妙,”他低语。“只有你对我具有这种影响力。我不了解为什么,但是,我已经不再在乎。今晚我需要你,爱琳,更胜于以往的每一次。只要你。”

“对,我感觉得到,更胜于以往的每一次……”

他们一起感觉火焰,同时纵身投入,然后从烈焰中再生,仿佛传说中的不死鸟,振翅展翼,飞向最高的天空。

前一天,在麦修和爱琳走出矿坑时,马匹就显示出焦躁与不安,而且在夜里愈形严重。黎明之后不久,三声急促的枪响惊醒麦修和爱琳。

他们一言不发地起床,迅速穿上衣服。麦修没有穿上靴子。反而套上及膝的印地安便鞋,知道这会减小他的脚步声,有助于自后方潜向敌人。

麦修把望远镜塞进腰带里,备好六连发与手枪,拿起连发来复枪。

“待在马匹身边。”麦修说道。

“可是——”

“答应我,”他急切地打断她的反驳。“我不要因为错误而打到你。”

“如果我听到更多的枪声呢?”

“在我返回营地时,我会从相反的方向进来。开枪射击任何从山谷前方进来的事物。”

爱琳闭上眼睛,然后睁开,望着麦修,仿佛害怕这会是最后一次。

“你会去多久?”她问道。

“我会在天黑之前回来。”

麦修转开身子,然后转回去,给爱琳一个既温柔又狂猛的吻。

“千万不要跟随我。待在这里等我回来,甜姊儿。”

爱琳的手臂紧紧环住麦修,然后,她放开他,往后退开。

“我会在这里等你。”

麦修没有再说任何话,转身走向山谷的入口处,迅速地越过草原,隐藏在森林的掩护之中。马匹在看到他时纷纷仰起头,但在辨认出他熟悉的气味时低下头继续吃草。

麦修很快来到前一座山谷,找到掩护并躲好,耐心地等待着。不久之后,两个骑马的男人出现,他们的腰间都佩戴着六连发手枪,马鞍旁插着来复枪。

麦修见过那两个人,知道他们都是石杰克的手下。

在距离大约二十英尺的地方,那两个男人停下马匹,跳下马,走到树林边缘,坐下聊天与玩牌。

麦修继续耐心地等待,希望他拥有克雷的技巧,能够悄无声息地接近那两个敌人并杀死他们。他真想宰掉这些纠缠不清的坏蛋。

整整一个小时,他聆听那两个不法之徒边打牌边吵架,然后,他缓缓撤退,利用风向来遮掩他可能发出的任何气味。

在麦修返回营地时,他兜个大圈,从山谷后方进入。爱琳抓着装满子弹的猎枪在等候他。一看到他,她立刻放下猎枪,奔向他。他伸臂环住她,紧紧拥抱。

在他终于放开她时,她望着他,一眼就能看透他的思想。

“石杰克。”她说道。

那不是一个问题。

“石杰克,”麦修证实。“他派两个男人守住前一座山谷,其它男人则驻扎在更前面的大草原上。”

“我们应该怎么办?”

“继续寻找黄金,甜姊儿。”

“然后呢?”

麦修的笑容冰冷。“然后我会用黑炸药教训那些兄弟。”

而且非常卖力地祈祷克雷、伟夫或磊夫已经驰往这里。

爱琳在通往大隧道的窄洞前等候,麦修已经在昨天挖大这个洞让他自己可以挤进去。虽然一点也不舒服,但是可以带领他进入藏金的地点。

麦修爬近的声音传来,可是,她并不放心,还是要听到他的声音。她贴向洞口,大声叫唤。

“麦修?一切都顺利吗?我觉得我好象听到有东西落下来。”

他的回答迅速地传来,但不是很清楚。

“只是我在拨开那些垃圾。”他说道。

这只有一半的事实,不过,麦修只计划告诉爱琳这么多。但隧道的中央非常不稳定,在挖大窄洞时有两次小型落石,现在还有零零星星的碎石像雨点般落下,随时有可能引发真正的断层移动。他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危险就会越大。

麦修知道如果他告诉爱琳这些,她一定会坚持协助他搬出那些金块。他不要她接近这些危险的隧道。

事实上,他根本不要她进入这个矿坑,可是,她像骡子一般顽固,最后,他只好同意让她进入矿坑,不过只准她待在拥有坚固石壁的主隧道里,她也终于答应。

“退后,”麦修说道,然后补充道:“尽可能腾出位置,小猫,我要出去了。”

爱琳连忙离开洞口,看到两块黄金先出现,它们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麦修用力扭动身躯,挤出那个小洞。他的脸上沾满尘土与汗水,他的衣服也是。

他拿起金块,堆放在其它已经取出的金块上方。

“总共有十六块了。”麦修说道,伸展一下身躯。

“让我进——”

“不行。”

麦修听到他严厉的拒绝,祈祷爱琳不会听到他的恐惧,并强迫自己绽开笑容,抬起她的脸庞,很快给她一个吻。

“我会很快回来,而且两手各拿着一块亮闪闪的金块。”

虽然明知徒劳无益,爱琳仍然好想与他争辩,但是,她强迫自己绽开笑容,伸出指尖拂过他的唇。

“赶快回来,甜人儿。”她低语。

在麦修再次消失之后,爱琳蹲在黑暗的洞口前,诚挚地祈祷着。

一个轰隆巨响突然传来。夹杂着大量尘沙的热气从洞里爆发出来。

里面的隧道崩塌了。

“麦修!”爱琳大叫。“麦修!”

没有任何人回答她,只有不断传来的落石声,告诉她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

在爱琳望进那个洞穴时,里面一片漆黑,不再有麦修的灯光。她惊慌地抓起自己的灯笼,爬进狭窄的隧道,用灯笼照亮前方。空气里弥漫着尘沙,无法看清楚任何事物。

几秒钟之后,爱琳开始咳嗽与窒息。她拉起领巾蒙住口鼻,尽快扭动身躯前进,漠视磨痛她身躯的粗κ头。

她不断呼唤麦修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她,只有她自己尖叫声的回音。

灯笼撞上某样东西,拒绝再往前进。爱琳哭着叫喊麦修,盲目地捶打突如其来的障碍。她终于了解发生了什么,那条旧隧道的顶端崩塌,碎石墙壁般挡住她的去路。

爱琳用指甲挖出碎石,设法再往前移动,但进程有限。

“麦修。”

隧道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她自己破碎的啜泣声。

一个小时之后,一切如旧,爱琳终于了解她根本没有独自挖通这个洞穴的能力。

又脏又乱的爱琳睁大眼睛爬向麦修说过有石杰克手下在守卫的地点。虽然,她已经丢过两次石头,却没有人大叫,或者过来抓她。她不认为这是她的好运道,因为她极欲找到石杰克,希望能够用黄金打动他,请他们帮忙救出麦修。

他们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黄金,但是,必须先救出麦修。

而且我会拿着猎枪监督他们的一举一动。

她知道她的计划愚蠢无比,近乎自杀,但是,她一点也不在乎。她不够强壮,无法挖出麦修,石杰克的手下却有这个能力。

所以她必须去找石杰克,设法与撒旦谈妥交易的条件。

她的白衬衫是一片灰黑,长裤也是,只有手中的猎枪例外。她遵照麦修教导她的方式擦亮武器,装满子弹,随时准备发射。

她终于来到看得到石杰克营地的地点。马匹散布在草原上,她很快清点一下,大概有二十匹。

沮丧淹没爱琳。她或许能够设法应付十个人,甚至十二个人。

可是,二十个?

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必须抓住石杰克,和他谈妥交易并尽快履行。不论眼前的情势多么恶劣,都比不上麦修必须面对的困境,他被困在山里,没有灯,也没有水和食物。

我必须尽快救他出来,不能把他独自留在那里。

爱琳拒绝思考麦修或许已经被落石压死的可能,相信如果他死了她一定会有所感应。他们已经是一体,她当然知道他是死或活,就像现在感觉她自己的生命。

她用袖子擦拭眼睛,再次望向那个营地。一个熟悉的身影攫住她的注意,她终于找到石杰克。

爱琳冷冷一笑,退下眺望点,走进树林中。在绿色枝叶包围住她时,一个男人的手突然伸出,用力按住她的嘴巴。一条强壮的手臂在同时环住她的腰,把她手臂固定在身体的两侧。虽然她的手中有猎枪,却没有机会派上用场。

片刻之后,爱琳被举高,双脚离开地面,只能狂野地踢向捉住她的男人。

“安静下来,小野猫,”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是白克雷。”

爱琳立刻静止下来,然后转回头看。

克雷的金色眼眸回视着她,里面不再有她记忆中的温暖。他看起来正如麦修对他的称呼——黑暗的复仇天使。

爱琳点个头,表示她了解她安全无恙。克雷缓缓放下她。在她的双脚步着地时,他做个手势,要她矮下身子寻找掩护。

在她照他的话做时,另一个男人立刻走上前。他的头发和克雷的一样乌黑,不过他们相同处仅止于此,克雷的黑发有一点点卷,罗伟夫的却像尺那么直。他的眼睛是近乎黑色的蓝黑色,高耸的颧骨遗传自他的印地安母亲,美好的唇型则源自他的苏格兰贵族父亲。虽然不像克雷或麦修那么魁梧,伟夫仍然充满力量与信心,令人不也轻视。

克雷优雅地做个手势。伟夫点点头,越过爱琳身边,碰一下帽檐,无声地与她打个招呼。他的手中握着两盒子弹,另一手则抓着两把连发来复枪。

爱琳凝神他的背影片刻,然后,克雷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进树林深处。在到达安全地点时,她立刻开口说话。

“里面有崩塌,麦修被困住了。”

克雷瞇起眼睛。“他还活着吗?”

她点个头,说不出任何话,因为恐惧已经缩紧她的喉咙。

“他有没有受伤?”克雷问道。

“我不知道。我无法得到他的回音,他好象听不到我的叫唤。”

克雷没有询问爱琳如何得知麦修活着。他已经看到她眼中的恐慌与决心。

“我会料理石杰克的手下,”克雷说道。“回去等待。我们很快就会过去与你会合。”

“可是麦修——”

“快走。我们必须先解决石杰克和他的手下,然后才能在安全无虞的情况下营救麦修。”克雷说道,然后转身走开,但随即停下,转回头望向爱琳。

“莫磊夫就在附近的某处,如果你看到一个像麦修那么魁梧的男人走向你,千万不要急着开枪。他是一个金发男子,动作敏捷,一手拿着皮鞭,另一手握着六连发。”

爱琳木然地点个头。

“还有一个红发的小不点,叫罗婕馨,在大约一英里后的道路上,”克雷继续说道。“她应该在后方等候,可是,她或许会认为她应该在枪战之后过来察看她的男人。”

“婕馨?那么,刚刚那个人是伟夫喽?”

克雷绽开笑容。“确实是。现在,赶快回去等候我们吧!伟夫已经带着他的连发来复枪爬上那块岩石,石杰克的手下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我可以帮忙。”

“你确实可以,”克雷同意。“你可以移动尊驾到安全的地点等候。如果你发生任何事情,就没有人会知道应该去哪里寻找并营救麦修。”

“那么,我会回去矿坑里。他或许正在叫唤我。”

“在我抵达之前,不要进入矿坑。”克雷坚决地命令。

爱琳张开嘴准备争辩。

“我不是在开玩笑,爱琳。如果有必要,我会把你五花大绑在这里。”

“可是——”

“仔细想清楚,”克雷粗声说道,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没有你,我们就完全没有救出麦修的机会。”

爱琳缓缓点个头,转身走开,甚至没有注意到泪水已经再次滑落她骯脏的双颊。

在走到一半时,她听到罗伟夫的枪声响起,一枪接着一枪,无数的枪声在石壁之间回响着。其它的来复枪立刻在山下响应,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爱琳继续前进。来复枪的枪声不再那么频繁,六连发的枪声开始响起,此起彼落,一直跟随刀子到达小山谷的入口处。

克雷说得对。石杰克的手下一定不喜欢面对罗伟夫手中致命的来复枪。

------------------

keyin:pettyhare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丛林中的艰苦岁月 真实之城 王位继承人 真爱的风采 不必要的胜利故事 人格裂变的姑娘 侯爵夫人 大海獠牙 “岸边的圣·方济各”教堂 帕利亚诺公爵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