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王位继承人章节全文阅读

外国小说文学理论侦探推理惊悚悬疑传记回忆杂文随笔诗歌戏曲小故事
下书网 > 外国小说 > 王位继承人

第15章

书籍名:《王位继承人》    作者:朱迪.麦菲拉罗
推荐阅读:王位继承人txt下载 王位继承人笔趣阁 王位继承人顶点 王位继承人快眼 王位继承人sodu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位继承人》第15章,页面无弹窗的全文阅读!


入夜,罗恩与三个费伦斯人回到宿营地。

他已从悲痛中恢复过来,决心继续深入费伦斯的领土,直到见到耶尼。只要能使瓦特尔斯和费伦斯联合起来,回来再到泽纳斯见布罗凯恩不迟。

因为基翁的死,他受了朱拉的侮辱,所以他仍旧不愿理她。

朱拉已经躺下,但她思想烦恼,不能入睡。夜已经深了,她似乎做了个梦,一些影子似的小人,没有一点声息地来到宿营地,象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

她觉得奇怪,用力张开眼睛,仿佛看见一个又矮又瘦、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小人,弯下腰,在达勒的嘴上涂抹什么东西。当她想站起来抗议时,一件什么铁器击中她的头,她不能动了。

等她苏醒过来,只觉得头部疼痛,似乎受了伤。想挪动一下四肢,也动弹不得。

"朱拉!朱拉!"

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什么人的呼唤声。她艰难地睁开眼睛,视线中出现了个人影,由模糊逐渐清晰,原来是西丽安。她再看着四周,自己已不是在宿营地,而是在一辆四轮马车后边;靠她们有很高的木架子,堆满一袋袋的粮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拉,你可醒了,感觉好吗?"西丽安小声问。朱拉想坐起来,但不料手和脚都被捆着。她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西丽安,"她从干渴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什么人把我们捉起来了?其它人在什么地方?"

"我和你一样,什么也不知道。"西丽安说,"我是在睡熟时被人捆起来的,醒来就发现被捆在这里。"

"啊呀,莫非费伦斯人干的?"朱拉边说边动,想解脱手脚上的绳索。"我必须去救罗恩,不然,耶尼会杀死他的。"

西丽安闪山一个苦涩的微笑。"现在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我们自己怎么办。耶尼也好,别的什么人也好,既然把我们当作犯人一样押送,他们对其他人也不会客气。我想,我们现在要休息好,保持体力最为重要。"

朱拉很难安静地休息。她掂念着罗恩和其它人。她默默向上帝祈祷,请求保护罗恩,如果让他死掉,是太早了,他还计划做很多有益的事情。因此,他无论如何不能死。

四轮马车陷进道路中的深坑,朱拉被颠簸得头疼起来,她把自己藏进粮袋下的一个小洞里。不久,车子完全停下来,有两只粗暴的手抓住她的脚脖子,从车上拉下来,她的头碰上很硬的粮袋,又是一阵疼,但绳索被解脱,所以她站到了地上。

押运她们的是一个又矮又老的男人。她明白了,这不是费伦斯人干的,是厄尔坦斯人偷袭了她们。前后还有车辆,被押来的肯定不止她和西丽安两个。

朱拉幼年就听到过关于厄尔坦斯人的一些传闻,那多半是在暴风雨之夜,父母讲来吓唬小孩子的一些令人恐怖的故事。据说,早年有一个独眼独臂的老人,来到艾里阿尔,他自称是厄尔坦斯人,迷路了,还说他们那里有个城市藏有珠宝……人们都笑他。后来发现他到处行窃,直到有一天醉倒在一个拐角处,口吐白沫,两眼发呆。几天后,他不见了,不知是死掉或者远走。

确实,没人确切了解厄尔坦斯人。他们住在山区,位于兰康尼亚的东北部,长期以来,与世隔绝。人们总是说,他们是一些猥亵、狡猾之辈,或是小偷、靠不住的家伙,他们没有荣誉感,没有道德感。几个世纪来,别的部落尽可能不与他们交往。

现在,朱拉望着眼前这个把脑袋隐藏在骯脏斗篷里的丑陋面孔,就觉得恐怖、恶心。这人又把西丽安从马车上拖下来,松绑,然后递给她们各自一块面包干和一杯葡萄酒。他们发现,这个车队一共是四辆四轮马车,车旁静静地站着几个披斗篷的矮人,但再没看见从车里拖出别的被捆绑的俘虏。

朱拉的喉咙肿大起来,疼得难受。但她忍疼问眼前的老头。"我们的人都在什么地方?"

这人不肯开口,脸上毫无表情。从旁边过来一个人,朱拉又问,对方仍不回答。她打了他一巴掌,也没撬开他的嘴,她只好作罢。不过,她和西丽安都得到释放,准许在左近活动,心情稍好一些。

吃过面包干和喝完气味难闻的酒后,她们又被推进马车里,车轮开始滚动。

车队不知驶向何方,一连走了三天。每天中间停下两次休息。朱拉和西丽安各分到一份定额食物,半饥半炮,勉强充饥而已。

头一天,朱拉和西丽安没说几句话,因为她们不仅疲劳、饥饿,而且对处境十分担懮,心情沉重。特别是朱拉思想上的负担更重,她是多么渴望能向罗恩解释清楚地说过的话,她必须告诉他,她不能忍受他要死的想法。但现在罗恩生死不明,她受到良心的折磨。

"罗恩国王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他们也落在这些人手里,你认为他们会被杀害吗?"西丽安小声向朱拉,她的心情也很沉重。

朱拉的喉咙肿得厉害,简直不能说话。

"毫无疑问,厄尔坦斯人需要女奴隶,"西丽安又说,"布莱塔对他们来说已经老了,所以他们要抓我们,甚至要娶我们。"

朱拉觉得,如果他们逼她们嫁给这些厄尔坦斯人,是对她们的莫大侮辱,但是她却想不出逃脱的办法。

"我想,"西丽安继续说,象是回答自己的提问,"他们一定杀死了我们的男人,劫持了我们的妇女。"

西丽安等待朱拉的回答,但朱拉迟迟不说话,于是她接着说:"我们那晚没有听见动静,厄尔坦斯人竟偷偷闯入我们的宿营地,连费伦斯人也没有发现他们。"她闭上眼睛一会儿,象在思索。"当布罗凯恩听到他儿子死了,必然要对艾里阿尔宣战,但是谁领导艾里阿尔人民迎战呢,罗恩和杰拉尔特可能……都死了!"

假如世间有一种骇人的事情,那就是罗恩的死。当西丽安提到这个字时,朱拉感到一阵恐惧,震撼了全身。她闭起很睛,想着罗恩的形像,以及他们在帐篷里他使她发痒的情景……这个充满着青春活力的王后,突然间似乎老了,青春的光采从她的脸上消失得干干净净。

"罗恩联合各个部落的计划失败了,"西丽安说,"瓦特尔斯失去了布莱塔,耶尼丢了弟弟,布罗凯恩死了唯一的儿子……"最后,她又怀着沉痛的心情添上说,"而我们的罗恩国王也牺牲了!……"

"住口!"朱拉用她发疼的喉咙喊道,"我不再听了!"

西丽安困惑地看看朱拉。

"请不要再说了。"朱拉又小声恳求道。

西丽安沉默了一会儿。她集中思想,仔细考虑,以使找到一个妥善的办法,摆脱目前的困境。

"朱拉,我们必须保持体力,"她思索后说,她打算使朱拉的注意力回到现实中来,"我们要设法逃跑,离开这些令人讨厌的厄尔坦斯人。我们要告诉兰康尼亚人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要联合其它部落进攻厄尔坦斯,为罗恩报仇,为……"她停住不说了,因为她听到了朱拉的哭声。

朱拉本想睡一觉,但无论如何睡不着。一小时一小时地,总是回忆,回忆。她不时在心中呼唤着:"啊,罗恩!"热泪滚滚流下脸颊,"如果我能把我的心掏给你该多好!……"

在第四天的早晨,车队到达了目的地。附近传来许多人的吵闹声。西丽安睁开眼睛看朱拉,她好象已麻木,对周围的事物毫无反映。西丽安不晓得厄尔坦斯人对她们如何安排,是死还是当奴隶。但朱拉对此似乎不在意,她心中只思念着罗恩。

"我们必须尽快逃走!"西丽安再一次提醒她的朋友。

朱拉没有回答。

西丽安再找不到机会与朱拉交谈,因为她们已被从车上拉下,站在明亮的阳光中。

眼前的景象使西丽安非常惊讶,这是一个城市,一些厄尔坦斯人东倒西亚地躺在街角上,看来他们既懒惰,又骯脏,还象是酒鬼。

她们被押送到一所靠城墙的房子前。这里的建筑倒还整齐,马路清扫得也很干净,见不到乱跑的猪和狗,房屋底层是商店,人们熙攘往来,面目清洁,穿着很好。但仔细看时,尽是妇女,很少几个孩子,而且也都是女孩。

"男人都到哪里去了?"西丽安小声问朱拉。她觉得很惊奇。但她没有得到朱拉的回答。

她们刚下车,一个持枪的卫士即令她们从马车上卸粮食。西丽安看清,这个卫士也是个矮小的女人,比朱拉要矮一尺,又瘦又弱。

"你们的男人都被弄到哪里去了?"朱拉问这个女卫士,这是显示她生命的第一个信号,西丽安为她感到由衷的高兴。

"他们死了,"这个厄尔坦斯妇女用生硬的艾里阿尔语说,"我们这里不需要男人。"她逼着西丽安和朱拉搬运粮袋,垛在一间很长的石头房子里。

由于长途跋涉和缺乏营养,西丽安和朱拉都虚弱无力,搬运粮袋时感到很吃力。在她们劳动时,矮小的女卫士一面监视着她们,一面和一个稍高的女卫士用喉音交谈什么。

"我觉得,她象头牛,从力量上看。"西丽安用眼睛盯着那个高个妇女,对朱拉说。

她们虽然劳累,但不敢休息,因为女卫士手中握着鞭子,随时会狠狠落下。她们搬运了几乎整整一天,最后被安置在一间石头房子时,已筋疲力尽。

房间不大,只有两张木床,除此一无所有。在这幢房的周围至少有十几名厄尔坦斯妇女轮流监视她们。

"朱拉,"西丽安一躺上床,就喊她的女友。"我们必须逃走!我们先要到费伦斯找到耶尼,然后……朱拉,你听从我的劝告,行吗?你有没有逃跑的办法?我太疲劳,一时想不出计策。"

"你为会么想去找耶尼?"

"继续罗恩开创的事业,"西丽安说,"我们必须找到一条联合各部落的道路,然后才能对付这些厄尔坦斯人。你想,他们偷偷地袭击我们,杀死我们的国王和别的男人们,那能这样罢休?我们必须以牙还牙,报仇雪恨!"

当朱拉听到罗恩被杀死,立即痛哭失声,弄得西丽安不知所措。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需要的是行动和勇气。她想,先睡觉吧,等明天朱拉的情绪好转,再同她商量逃跑的事。

朱拉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什么兰康尼亚呀,杰拉尔特呀,耶尼的弟弟或布罗凯恩的儿子呀,都没有什么要紧;她所关心和悲伤的就是她失掉了最爱的人!

"我甚至没来得及把心中的话告诉他,"朱拉在黑暗中泣诉说。啊,上帝,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向他当面表明,我是他实实在在的、真心相爱的妻子。她哭着渐渐睡去了。

在另一处豪华的客厅里。杰拉尔特的狂笑使空气都震动起来,以致厄尔坦斯宫殿的白色大理石墙壁都发出回音。三名漂亮的年轻女子在他面前也都愉快地笑了。他和她们在玩围棋盘巫术和象牙棋子的游戏。

"主人,你又赢了一次,"其中一个女人咕哝道,"今晚,我们当中,你打算挑选谁?"

"你们三个我都要。"杰拉尔特笑说。

"我们是你选来的。"又一个妇女说。

这座华丽的宫殿是上个世纪的建筑物。它的厅堂很窄很长,但全部是用白色大理石砌成,四壁和顶部都装饰着精美的石雕。这些大理石本来是商人为英格兰的教堂运送的,厄尔坦斯人在夜间进行偷袭,杀死所有的商贾和他们雇用的卫士,用四轮马车把石料经山区运到城里。他们还"借来"一些石匠,逼迫他们一直工作到死,然后把尸体拋入山涧。

宫殿里的神龛、油画、彩色玻璃和神像,无一不是他们掠夺来的,处处都证明厄尔坦斯人精于"借用"。长期以来,厄尔斯坦人到处乱跑,袭击城镇,偷盗和抢劫。他们很像蚂蚁,能拖动超过自身重量数倍的东西。所以这座宫殿得以建造,而且满是财富。

大厅里有华贵的地毯,铸造精美的剑和盾,丝织或绣花约靠垫和椅垫;还有金杯、银盘、闪光的烛台和吃饭用的刀叉,真是应有尽有,无不齐备。一些又矮又长的小桌,摆着爱尔兰美丽的桌布,被掳来的"客人"们分散在各处,观望着许多穿着柔软拖鞋的妇女在厅内走来走去,从容地向每个男人表示"欢迎"。三个费伦斯人挤坐在拐角的地方,蹙着眉头,他们不理睬这些谄媚的女人,只顾吃盘子里的食物。

杰拉尔特玩累了,脑袋离开棋盘朝后仰着,懒洋洋地依在椅子靠背上。一个女子用扇替他扇风,一个女子用膝盖抬起他的脚,两个女子尽心地为他按摩腿肚子,还有一个女子在旁剥杏仁皮,喂他杏仁。四个女人围着他转,他脸上显出极为得意的表情。

达勒坐在杰拉尔特稍远的一张桌旁,和一个穿着华丽、眉清目秀的少女热烈交谈。

只有罗恩与众人截然不同。他站在大厅东头的窗前,凝望着街道上来往的人群和城内的建筑。他不理会任何人,别人也不接触他。只有达勒来到他眼前时,他才带着疑问的神色转过头来。

"你还在为朱拉焦虑?"达勒问。

罗恩只哼了一声,不想回答。

"听她们说,朱拉和西丽安还活着。"达勒说,"厄尔坦斯人不是杀人凶手,她们需要男人,不需要妇女。她们麻醉了我们,把我们带到这里,但无意加害我们,你为什么仍怀疑她们?"

罗恩向达勒板起冷酷的面孔。"你被她们勾引住了。"

达勒眨眨眼,控制不了他的笑容。

罗恩又扭头朝窗外观望,同时说道:"我不相信这个称是厄尔坦斯国王的马雷克,我不喜欢作他的俘虏。"

"你不是想联合各个部落吗?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那就是……"

"让她们怀孕吗?"罗恩问,不屑地皱皱眉头。"我不愿意当个种马!"他说罢离开窗户走了,达勒耸耸肩,回到他原先的座位上。

罗恩不断咒骂自己无能,他竟然遭到一些矮小妇女的暗算!他被麻醉后捉住,等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用丝绸包里着。躺在四轮马车里,头痛的厉害。他用肩膀猛撞锁住的车门,马车停了,立即有六名矮小怪漂亮的妇女向他问候,请求他不要发火。罗恩见是些女人,而且谦恭有礼,他的火气平静下来。但他没有发现朱拉、西丽安和布莱塔,立即要返回宿营地寻找她们。

这些妇女满足了他的愿望,花了一天时间送他返回爱尔兰宿营地,但是他没有找到要我的人,非常失望。

厄尔坦斯妇女们要求,只要罗恩肯随她们走,她们可以听从他的命令做任何事。她们说,她们已探听到他要联合各个部落的计划,但不包括厄尔坦斯,而厄尔坦斯比任何部落都需要他。

罗恩被撕成两半,一半是国王,一半是男人。做为国王,他需要到厄尔坦斯走一趟,以便了解这个谜一样的部落,争取与它达成某一种协议。但作为一个男人,他想去寻找朱拉,他任何时候都不能没有她。后来,这些厄尔坦斯妇女答应派人代他前去寻找失踪的三位妇女,所以罗恩才到了此地。

在坐车行进中,达勒告诉他,从基翁死后,朱拉一直非常关心他,为他多次哭泣。罗恩明白了,朱拉并不是真心盼他死,也不真心愿意嫁给别人。

罗恩知道,兰康尼亚的男人是不哭的。但朱拉亲眼看见他流泪,所以,嘲弄他,申斥他,目的是要他鼓起勇气,相信自己,重振雄风,再展宏图。

但他不理解她的意图,错怪了她。现在想来,他加倍地感激地,思念她。

来到厄尔坦斯这几日,他用厄尔坦斯语和妇女们谈话,发现这个民族并不神秘,完全可以与之交往、谈判。

罗恩和两个妇女促膝交谈,他从她们那里了解了厄尔坦斯的历史、民族习性,而且还了解了一段悲惨的故事。

十五年前,从东方传来一种奇怪的流行病,侵入厄尔坦斯的城市和村庄,几乎无人幸免。但是女性很快康复,而男性相继死亡。等流行病过后,厄尔坦斯的男人竟死掉四分之三。从那年底开始,还发生了一种怪事,妇女生育的也只是女婴,而不是男孩。所以,十几年后,厄尔坦斯成了一个妇女国,这城市变成一座妇女城。

罗恩听后,问她们道:"既然你们遭到这样的不幸,妇女为什么不到别的部落向男子求婚?其它都落的男人肯定会欢迎你们,并和你们一同生活。"

"可马雷克国王禁止这样做。"她们悲戚地说。

马雷克为什么不准妇女与别的部落通婚?罗恩了解到,因为马雷克和剩下的男人可以受到全城女人的青睐。后来,他见到了马雷克,他是一个又胖又丑、满脸皱纹、牙齿脱落的老头儿,却被一群年轻、美丽的姑娘簇拥着,事情很明白,尽管厄尔坦斯妇女迫切希望与别的部落联姻,马雷克却不愿意。正因如此,罗恩他们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

马雷克只顾自己聚集财富,挥霍享乐,使国家非常穷困,妇女们不得不离开边界,到别的部落偷窃。她们为了不致被人抓住、杀死,都穿得非常褴楼,还故意弄得浑身臭不可闻。这样,人们就会远远离开她们,她们盗窃是顺手了,但却落了个污秽、骯脏的名声。……

马雷克想维持厄尔坦斯的现状,无意与别的部落联姻,所以就形成妇女掠夺男人的风气。罗恩想,马雷克绝不允许他们活着离开。

罗恩思谋对策,如何逃出虎口,并拯救厄尔坦斯。

厄尔坦斯的妇女追逐男人,她们对待朱拉、西丽安和布莱塔将会怎样呢?他不得而知。

当他在马车里醒来后,如果不是因为劫持他们的是一群妇女,他会立刻用创斩断这些人的腿和手:正因他对她们采取了宽容态度,致使失掉了朱拉,他深为悔恨。他想,应该把厄尔坦斯的妇女嫁给泽纳斯的男人,这样就使两个部落之间借通婚联合起来。让那些美丽温柔的厄尔坦斯妇女得到幸福美满的婚姻,让那些凶煞恶鬼似的厄尔坦斯妇女由布罗凯恩那样更为凶恶的男人摆布,真是两全其美!

罗恩这样想着,又走到窗外,忽然,他发现街道上的人群有些骚动。原来,在对面一所建筑物的房顶上,活动着一些木偶似的人影。细看时,有个厄尔坦斯女人举着鞭子,在抽打什么人。

罗恩正纳闷间,望见对而楼顶上出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妇女,她动作迅速,黑色发辫在背后飘荡!她跳到打人的妇女眼前,夺下了她手中的鞭子!

"啊,朱拉!"罗恩惊呼一声,他几乎要从窗子里跳出去,马上去帮助和营救他的妻子。但很快他就意识到目前是在什么地方,他不应也不能唐突行事。过了一会儿,有几个厄尔坦斯妇女聚拢来,一拥而上,把朱拉打倒在地。这时他发现原先挨打的是西丽安,她过去挽扶朱拉。罗恩的心脏怦怦跳动,愤怒的火越升越高,恨不能一步跨到对面建筑物房顶上,大打出手,但他到底控制住了。一会儿,厄尔坦斯的妇女把朱拉和西丽安推走了。不过,只要发现了朱拉她们,而且她们仍然活着,这对他就是极大的安慰。

他靠着窗户,摸了摸他的宝剑,同时下了决心。今夜,无论如何要去找朱拉和西丽安,告诉她们,要顽强地坚持下去,等待时机,从这座监牢般的城市里逃走!

但这需要制定一个周密的计划,不能草率,不能急躁。

------------------

扫描: dreamer OCR & 排校:ear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真爱的风采 不必要的胜利故事 人格裂变的姑娘 侯爵夫人 大海獠牙 “岸边的圣·方济各”教堂 帕利亚诺公爵夫人 桑西一家1599 我要养活这家人 败坏了哈德莱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