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生死缘章节全文阅读

外国小说文学理论侦探推理惊悚悬疑传记回忆杂文随笔诗歌戏曲小故事
下书网 > 外国小说 > 生死缘

第14章

书籍名:《生死缘》    作者:丹妮丝.理查兹
推荐阅读:生死缘txt下载 生死缘笔趣阁 生死缘顶点 生死缘快眼 生死缘sodu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生死缘》第14章,页面无弹窗的全文阅读!


出了阿马利洛,劳丽把车拐上一条结冰的弯道。她一心开快车,通过州际公路交叉点时一路滑行。看到右手的西得克萨斯州立大学足球场,她知道再跑几里就该拐进峡谷了。天气恶劣,入口肯定关闭,不过这倒更好,只要售票处无人看守,溜进去神不知鬼不觉。

离开大路沿积雪的岔道来到公园人口。售票处果真没人,只有一只橙白两色的锯木架拦住通道,搬开它再放回去,太好办了。

路上不见车轮印,不知尼克采用什么交通工具。当然,进公园也不止这一条路。

汽车沿着狭窄弯曲的路爬行,经过风景观赏台和圆形剧场,再往前就该拐弯去"伤心猴子"火车站了。今年夏天还和妹妹来过这儿,当时站台上挤满尖叫的男孩女孩,还有他们筋疲力尽的爸爸妈妈。

把车留在停车场,嘎吱嘎吱地踏过冰冻的大院。火车还没到,站台上人影不见,但她感到有双眼睛在监视她。

牧豆树和灌木丛只是一枝枝一簇簇黑色的刺,结满冰霜,正像小时候着过的一本连环画上的魔鬼森林。

尼克吩咐她在站上候车,把钱放进第一节车厢,皮特茜将在最后一节车厢上,等司机点过钱,她再把妹妹接下车。倘不照办,司机会鸣响汽笛,尼克的人就要杀死皮特茜。

劳丽的心在咚咚地敲击,模糊的火车声传了过来,她伸长脖子想看一眼。

背后啪地响了一声,她立刻蹲伏在地,把手伸进外套口袋摸那把小手枪。扫视灌木丛,什么也没发现。冰天雪地,数不清的小房子和大石头后面都能藏身。劳丽知道受到监视,可那家伙藏在哪里?

火车开近了,她拾起先头丢在站台上的钱盒,松口气,事情快完了。

司机包得严严实实,浑身黑,是男是女都辨不出。

列车减速,劳丽伸长脖子想看到妹妹的影子。妹妹的安全没保证,决不交出盒子。

最后一节车厢过来了,空的!戴维森把她当白痴了吧?司机伸手要盒子,劳丽紧抱不放,得不到妹妹,尼克休想要钱。

"她在哪儿?"劳丽可着嗓门大叫,想盖住机车的噪声。

"给我盒子!"这下知道了,司机是男的。

"不还我妹妹,休想!"她往后退一步,一下子被人从后面抱住了。以为是J·D,她回头看看,结果正对一副镜子般反射光芒的太阳镜。抱住她的人跟司机一样浑身黑。糟糕,正好落入尼克手中。悔不该没把正确时间告诉J·D,不然此刻他已经赶到救她脱险了。

太阳镜把手伸进她的口袋掏出那把小手枪,一声不吭,把枪朝灌木丛一扔,又朝她摇摇头。

结实的手臂推着她往前走,强迫她上了一节车厢,坐在火车司机后头。胁迫她的家伙爬上来坐在她旁边。劳丽知道顶在她背上的硬东西是枪口,比她那支口径大。

"皮特茜,对不起,我该相信J·D的,"只有霜风听到了她这心碎的耳语。

J·D在鞍子上调整一下姿势,坐骑正沿一条陡峭的山路下行,但愿这匹马真像它主人吹的那样脚稳。

马主人是亨利的朋友,亨利跟他说需要两匹马进峡谷时,他眼皮都不眨就一口答应。J·D嘀咕人家准以为他俩疯了,但亨利说人们常常骑马进公园。得知他的马踏雪进山并非头一回,J·D心下踏实多了。

亨利从另一条路去车站,好减少被发现的机会。J·D咬着牙关,下巴的肌肉阵阵抽动。此刻他心潮汹涌。愤怒与忧虑交替争夺上风。

劳丽采取这种傻瓜手法真令人怒火千丈,可她的安全又让人万分担心。亨利破她房门时无人应声,他俩只好从隔壁那间屋子进去,幸亏有相连的门。她显然来过,衣服横陈床头,烟灰缸上靠着张条子。

她说很抱歉对于尼克的会面时间撒了谎,但这是她的战斗,不能让别人为她冒生命危险。

J·D恍然大悟,原来在办公室时她一直在做戏,气得破口大骂。亨利坐在床上不动声色。

"感觉好点儿啦?"趁他停嘴的功夫亨利问。

"见鬼,好个屁!她会被干掉的,幸亏我们提前来了。"

"她可能认为死的人已够多了。"

J·D想到她的父母,科宾一家人,明白亨利说的中肯。

老头不容他再发脾气马上想出新的对策。

老人带他来到约翰逊先生的牧场,一小时内两人就骑马直奔峡谷。J·D不得不承认亨利老谋深算,多亏他点子多,这才能继续干下去。

马打个响鼻,寂静的山野响起回声。伸手摸摸马儿乌黑的鬃毛,谷底的火车站已遥遥在望。拉一下级绳,马立刻停步,J·D夹紧马肚,免得速度一快人从马头上飞出去,好久没骑马了。

车站掩在一片落叶松之中,劳丽正在站台上走来走去。

把马挂到一棵牧豆树上,剩下的路J·D只能悄悄步行,要紧的是别让任何人知道他在场。

环顾周围想找到亨利的踪影,没找到。但愿老头能顺利到达峡谷。

他一点点地接近车站。积雪十分碍事,每一步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渐渐地他到达一座小仓库,离站台只有几英尺远。靠在墙上喘口气,刚才屏住呼吸,肺部憋得火烧火燎。

正想窥探一眼劳丽,忽听啪地一声,只见她立刻蹲伏在地,手往口袋里伸——她带了枪,不见得对她有好处。

听到火车的声音,劳丽更显得不安。列车进站,浑身黑衣的司机从眼前一闪而过,那人伸手要盒子,劳丽摇头不干。她身体前趋,眼睛盯着其它车厢。那男的硬要钱盒,劳丽说了句什么,紧抱不给。

J·D发现其余车厢都是空的,看来劳丽原以为妹妹会在车上。

突然眼角有个黑影一闪,火车司机还有同伙!劳丽后退一步被这家伙抱住了,J·D按捺冲出去救她的冲动。

劳丽被强行带上小火车,列车开动了。J·D赶紧钻进铁路沿线的牧豆树丛,匍匐前进时,又长又尖的刺扎得他胳膊和腿生疼生疼。必须悄悄地扒上列车。

接近路轨时,最后一节车厢就要过去了。他猛地一跃,攀上小火车,低头弯腰缩成一团,免得被人发现。倒霉的是这样也就什么情况都看不到。

时间一长两腿十分难受,只好变换姿势使血液流通,可以想象这样蜷着腿跳下火车肯定会摔个嘴啃泥。

列车减速了,J·D跳下车,果然啃了一嘴泥,他连忙又吐又掏,钻进刺丛,一寸一寸地沿铁路爬行,直到听见人声。

劳丽坐在车上纹丝不动,琢磨对策。两个男人都不吭声,这倒更好。她不想暴露出恐惧,她必须保持镇定。

火车缓缓停住。劳丽发现便道上停着一辆黑色小货车,皮特茜坐在后头,嘴上封着灰色的胶带,双眼被蒙着一条红围巾。看她难受的样子,双手肯定被绑在背后。

妹妹的头发披散挂在脸上,又脏又乱,但愿她遭受的苦难只是不准洗澡。

后面的家伙跳下火车把劳丽拖了下去,毫无必要地残酷用劲。劳丽暗暗庆幸看不到这人的眼睛,太阳镜后面一定是一个毫无人性的坏蛋。

"把我妹妹交出来!"劳丽暗暗吃惊自己的命令口气,大概多年的特工训练终于得到报偿,她完全泰然自若。

"你又想多事了,"那人咆哮着从她手里夺走钱盒,朝火车司机一扔。

司机撕开盒子之前有几分迟疑:"我照你的吩咐办了,跟朋友磨了好一阵儿嘴皮,他还以为咱们5点钟才碰头,那样你也有足够时间离开这儿"

"你这小女人怪机灵的,说什么打电视上学来的这一套?政府真该雇你办事。"

听他挖苦的口气,劳丽明白他已了解自己过去的职业,不用再演戏了。"我从哪儿学的这套你当然清楚。"

"没错儿,劳丽,你的底细我都清楚,谁付韦斯塔先生工钱我也知道。"

"用不着为J·D操心。我怕他冲到这儿一顿乱枪白送了住命,我可不想受良心谴责。"

"大概劝你加入我们的小组织也会白费劲吧?哦,太可惜了。我敢肯定咱们的合作会比过去更愉快。"说着他把她用力一推,劳丽一滑趔趄两下没站住,扑面倒地,那家伙乐得哈哈大笑。

劳丽趴在地上发现路轨下面矮树丛中什么东西一闪,从她的位置可以勉强辨出一个男人的轮廓。

是J·D的眼睛在闪亮!劳丽忙爬起身,以免暴露J·D。他怎么来得这么快?冒险往他方向扫一眼,站起来看不见。

"钱都在。"司机道。

劳丽不由一愣,是尼克的声音。看着抓住自己的这个人,她还以为这场小绑架是由尼克指挥,没想到他不过是执行别人命令。

"干嘛大惊小怪,亲爱的?听出你朋友声音了?"太阳镜盯着她说,"没错儿,一定是这么回事。啊呀呀,你也太外露了,大概都忘了如何掩饰自己吧?"

劳丽原先还抱着被放过的希望,现在绝望了。既然他们知道她已认出尼克,就绝不会放她走。

"可以跟我妹妹说声再见么?"

疯子般的狂笑令她一阵战栗,"干嘛不呢?我可是个厚道人。"

"噢?这我能肯定。"劳丽讥讽地回敬,反正这家伙打算杀了她,干脆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皮特茜被拽出货车。她踉跄地站稳,劳丽挣脱身扑了过去,"好妹妹,姐姐在这儿,真对不起"

皮特茜顿时泪如雨下。劳丽轻轻地揭掉她嘴上的胶带,"我都吓死了,完事了吗?"

"快了,宝贝儿。"劳丽转身面对通过来的家伙:"摘掉手铐可以吗?她谁也伤不着。"

那家伙对尼克打个手势,尼克连忙给皮特茜打开手铐,解下眼睛上的蒙布。劳丽发现他动作细心,大概还对妹妹有点儿感情,若能加以利用,也许能扭转形势,就说,"尼克,谢谢你。"

尼克猛地转身对太阳镜道:"她认出我了。"

"不错。"头也知道。"

"可是我还打算带她走呐,她愿意跟我走。"尼克在恳求,他也惧怕太阳镜。他忽然激动地大叫大嚷,还历数着他和皮特茜的美好打算。起初太阳镜一声不吭,几分钟后突然拔出枪来。

见他举枪,劳丽忙抱住妹妹。尼克的双手在脸前面挥舞一下,仿佛要阻止致命的子弹。

这家伙枪法很准,尼克没来得及喊疼就被击中心脏。劳丽知道这种子弹只会给小伙子胸膛穿一个小洞,但进入体内便会炸开,细碎的弹片深入肌体,一下子就结束了他的性命。尼克倒在他们脚下时只抽了一下就不动了。

皮特茜吓得面无人包,她的惨叫在高耸的峭壁之间回响,小小的身体抖作一团。

"可惜你认出他来了。你的死亡名单上可以再添上可怜的尼克。"

"到头来你反正会杀死他。"

"说得对。这事天经地义,亲爱的尼克已完成历史使命。"

劳丽发现J·D正朝他们步步逼近,就搂住妹妹不让她看到。

"可以把她带到车上去么?她吓坏了。"劳丽想让妹妹避开枪战。

"当然可以,我才不想让小丫头出什么差错,对她我还有美妙计划哩,"他用枪示意。

劳丽头一扬,怒气冲冲地问:"你什么意思?"

"你当然知道年轻漂亮的白种姑娘值多少钱吧?"

劳丽顿时明白他指的是白奴贸易。当初扯进贾马尔的案子,她就着手调查好几个年轻姑娘的失踪。她深知妹妹这样的姑娘在露天市场能卖多少钱。"你这——"

"得了吧,亲爱的,你那有教养的舌头不肯骂出来的好听话我都不在乎。我看你明白虽说你长得漂亮,可身价却低得让我不想劳神。"

"你也该明白明白!"J·D怒吼一声扑向太阳镜的枪,只听一声震耳枪响,但子弹只打到了尼克毫无生气的尸体。

皮特茜又吓得尖叫起来,劳丽忙把她推进货车,"快离开这儿!'

皮特茜直摇头,"我不能,我不能!"

劳丽拉开门站到踏板上,使劲摇摇妹妹,"我需要你帮忙,快去搬救兵!"

她又钻进去把车发动起来,把妹妹双手握到方向盘上。但愿她至少能机械地跑出去几哩远,只要她能离开这儿,不论她往峡谷还是阿马利洛开都无关紧要。

皮特茜猛地一倒车,轮子有点儿打滑,压碎了一只罐头盒,压倒一片矮树丛。她掉过头开车沿大路飞驰而去。

回头再看地上,两个男人打作一堆。劳丽忙四下找枪,找不到,就从裤兜里掏出弹簧刀来。自从上次家被砸,她就一直随身带着它,只要J·D能脱开太阳镜一秒钟,她的刀就会飞出手。

J·D一嘴血腥味泥沙味儿,刚被那家伙一拳打破了嘴,眼睛也被打肿睁不开,鼻子大概也在流血。他已打掉了对手的太阳镜,就是抓不到他的面罩。就算得死在这坏蛋手里,至少也得弄清楚他是谁。

起先被太阳镜的神气惹火了,他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结果没能用枪打死对手,反倒被打倒在雪地上,两人滚成一团打得不可开交。

至少劳丽姐妹已离开现场,听得见货车开走的声音。只要摆脱后顾之忧,他就能转败为胜。

对手似乎已很疲劳,但愿自己体力更胜一筹。

两人一下子滚到两边,J·D忙喘口气。枪不知打到哪儿去了,正打算再扑过去,忽然感觉一把刀子划破空气。

飞刀掠过他耳际,直插入对面坏蛋的肚子,刀刃完全扎了进去,要不了多久这人就会活活疼死。

但见他呆若木鸡,两只灰眼珠眨个不停,仿佛不肯相信。他的手在刀把上方颤抖,好像不敢去碰。最后,戴着皮手套的手终于握住刀把,慢慢地拔了出来,随刀一起出来的大概是几英寸肠子。然而,他仍站立不倒。

J·D从前也见过这种人,精神战胜疼痛。只见他轻擦一把喷涌而出的鲜血,发出一阵歇斯底里濒死的笑声。

他挣扎着仍想保持直立,J·D为他的人格所动,上前拿下他的刀子扶他躺在地上。觉得身边有人,J·D一抬头,原来是劳丽,"你在这儿干嘛?"

"给你殿后,"劳丽轻声回答。刚才她直担心J·D会碰上刀子,发现太阳镜弯腰拣起了J·D丢失的38口径手枪,她觉得事不宜迟。

"我以为你和皮特茜已经走了。"J·D捧住那家伙临死的头放到地上,看看那双无神的眼睛就知道他疼得要命。可是他一声不响,训练有素。

"我派妹妹去求援。"劳丽把J·D的手从死者头上拉开,紧紧握住,"要不要摘掉他面罩?"

"要。"J·D把手伸过死者黑色套头衫的高领下面,摸到滑雪面罩的底边。两只手才揭得下来,可劳丽不放开他的左手,"真上了大当。"

"是克利夫顿,"J·D道。

"是康韦,"劳丽道。

"你是说他就是你那位商场的上司?"

J·D不可置信。

劳丽点点头,仿佛无法把目光从那对死去的灰眼睛上挪开,"你是说他就是克利夫顿?"

"这狗娘养的!"J·D连忙看着劳丽,又说走了嘴,不知她会不会加以评论?伸出手合上克利夫顿的眼皮,感觉到劳丽中断了他们之间的目光,浑身一震。她刚杀死了人,会不会后怕?"你没事儿吧?"

劳丽抬头迎上J·D的目光,感觉一股暖流冲走了全身的冰冷,"但愿没事儿。"

"过来。"J·D把她楼进怀中,两人一道费力地站起身子。劳丽很高兴。她正担心不知自己还能否站稳。"还是去找妹妹吧。"

觉出她的需要,J·D头一低,给她一个安慰与信任的热吻。激情还在后头。

"老天,场面真够动人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讨厌的警察 菊子夫人 斯蒂芬·里柯克短篇小说集 唯一钟爱 丛林中的艰苦岁月 真实之城 王位继承人 真爱的风采 不必要的胜利故事 人格裂变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