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大海獠牙章节全文阅读

外国小说文学理论侦探推理惊悚悬疑传记回忆杂文随笔诗歌戏曲小故事
下书网 > 外国小说 > 大海獠牙

第十四章 背景

书籍名:《大海獠牙》    作者:水上勉
推荐阅读:大海獠牙txt下载 大海獠牙笔趣阁 大海獠牙顶点 大海獠牙快眼 大海獠牙sodu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海獠牙》第十四章 背景,页面无弹窗的全文阅读!


次日,在势良9点钟来电话之前,木田一直睡得像死人一样,真是沉沉酣睡。电话里,势良低沉的声音嗡嗡作响:“现在就开始在搜查本部讯问有关人员。出水署和阿久根署都来了警察,东京的来栖也来了。当然,结城郁子夫人来了。你也来吧。”

“好,马上就去!”

木田放下话筒,让静枝拿出西服。步行去警察署需要十二三分钟。从土堤上放眼望去,城市上空天高日朗,仿佛已忘掉了昨天的暴动似的,化工厂的烟囱喷吐着缕缕黑烟。那烟云贴着路旁鳞次栉比的屋顶轻轻流动着。

来到水潟警察署,有关人员已聚集在调查室里。桌子被搬到刑警部的房间去了,这里简直像个会议室。木田坐在松田和高井中间,与势良隔着三个人。作为兼职法医,木田手头有死在汤山的阿久津自杀现场的验证报告。在木田的上首坐着时任,他旁边是一个穿灰色西服、瘦高个儿、长脸的男子,大概是来栖。结城郁子坐在清野旁边,她习惯地低垂眼睑,从窗户射进来的光线照在她白皙的半边脸上。她冲木田略微点点头,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态。

木田一坐到椅子上,像是已在等待的刈谷署长便用演说的腔调首先发言。

“结城宗市被杀案件,搜查本部到昨天为止,一直在追踪两名嫌疑人阿久津和河野光夫,发现他们已经死亡。现在,要最后弄清本案的真相。一直秘密进行侦查的东京的来栖先生、时任先生出席,不胜欣幸。本会议是最终查明案情,与此同时,也是解散本部的会议。有劳诸位,实在抱歉。首先,由势良主任从发端起报告一下事实经过,而后进入正题。”

说完,署长坐下了。势良不时看看准备好的笔记本,详细报告了所调查的自10月2日结城宗市到水潟以来的情况。他在椅子上坐下来之后,又说:“来栖先生,我有许多不明白的问题。为什么阿久津杀了结城宗市、接着又杀了河野?请你先谈谈这个问题吧。”

松田刑警在一旁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阿久津是受人之托。”来栖用沙哑的声音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他瞅了一下松田做记录的笔记本,笨嘴拙舌地开始说明:“不然的话,我也无法理解这一案件。据我所知,阿久津在东京的寺野井正藏律师手下工作。寺野井律师,诸位也许知道,他曾当过战败后不久的第二届茂田内阁建设大臣氏家源吉的私人秘书,也担任过建设委员。看样子,阿久津是在他手下干保镖的差事。律师这一行非常了不得,在有些案件上,甚至要与有势力的人抗争,说不定也会干出恐吓的事情来。总之,我推测阿久津带领河野光夫到水潟来,是寺野井正藏的命令。阿久津与东洋化工厂的水潟怪病问题有瓜葛,估计是负有某种重大使命而来的。说出来令人吃惊,我认为,恐怕是‘炸掉工厂’的命令吧!”

“炸掉工厂……”

不知是谁发出低低的叫声。势良朝木田这边看了一眼。

“无法相信,这种事……”

木田嘟哝着。大概来栖听见了木田的声音,略微眯起眼睛,朝他那里看了看,又继续说:

“上月20日,在水潟举行了不知火海沿岸渔民誓师大会,那时,大家都认为渔民可能会冲进工厂,引起第二个不幸事件,县当局也把警察都动员起来。幸而没发生暴动就完事儿了,但这对于阿久津他们来说,却是个失败。为什么是失败呢?不,还不如说,为什么他们来执行如此重大的命令呢?我先从这个问题讲讲我所调查的事实和推测……”

说到这里,来栖把话顿了一下,看了看时任。

“寺野井正藏现在当着三家公司的顾问,其一是佐木川化学公司。这是一家大公司,在东京丸之内拥有五层的总公司大楼,在三重县和岩手县建有两家大厂,都生产聚氯乙烯。它们的规模和水潟的东洋化工厂不相上下。这样,东洋化工厂自然成了佐木川化学公司的竞争对手,不,是多年的仇敌。诸位也许知道,东洋化工厂制造聚氯乙烯和可塑剂。这种可塑剂,在日本只有东洋化工厂一家大量生产。可塑剂是聚氯乙烯变成日常生活中的塑料布等二次产品所不可缺少的粘着剂。大概也可以说,有了可塑剂,聚氯乙烯才能有价值。要说东洋化工厂怎么把可塑剂生产垄断的,或许有各种理由,但不言而喻,该厂也有筚路蓝缕之功。如今,它领先一步,其它聚氯乙烯公司不管怎样努力,制造可塑剂也无法达到东洋化工厂的生产成本。与其制造,还不如购买。佐木川化学公司、山边化工厂、日田工业公司等日本有名的同类二次产品工厂都是从东洋化工厂购买可塑剂。东洋化工厂是越来越肥了……当人们对水潟病问题议论纷纷的时候,佐木川化学公司自然不会不闻不问。在九州南端发生的这一不幸事件,罪魁祸首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东洋化工厂;如果事态恶化下去,就很可能导致它倒闭。佐木川化学公司现在生产的聚氯乙烯可塑剂占日本总产量的百分之三,它是不会丢掉对可塑剂工业的野心的。一旦东洋化工的水潟工厂倒闭,佐木川化学公司的三重工厂就会一下子盛况空前,这是毫无疑义的。寺野井正藏虽说是顾问律师,但据我调查,当佐木川化学公司在1951年建设三重工厂之际,他似乎曾利用身居政府建设委员职务的机会,为它大开了方便之门。寺野井和该公司的桧枝常务有联系。在董事室里听闲谈的寺野井也得跟其他出入该公司的顾问律师们竞争。不知寺野井是出于对桧枝常务的忠诚,还是从常务嘴里受到悄悄暗示,反正他得到近一千万日元的活动资金是事实。可以推断,领了这笔钱的寺野井找来部下阿久津、河野,教给他们水质检测的诡计,让他们潜入水潟。他们看中渔民誓师大会的时机就是这个原因。这里必须注意的是,结城宗市也是奉寺野井之命来水潟的。”

木田顿时大吃一惊,而且猛然想起自己对结城宗市探访怪病的理由的重重疑问。他看看势良。势良也脸色发白,惊讶不已。来栖坐在椅子上仍显得很高,从他的口中下面将倾泻出什么话呢?势良由于期待和不安,把眼睛几乎都瞪圆了。

“结城过去曾得到寺野井律师的资助。战后,他从陆军士官学校进了T大学医学部神经科。那时的学费和生活费全是寺野井出的。毕业后,结城到江户山保健所工作。他对寺野井律师一直感恩戴德,所以他奉命去调查水潟怪病实情,是毫不奇怪的。自然是为了向佐木川化学公司的桧枝常务提供资料喽。结城先生本来不打算在保健所消磨一生。作为医生,他有自己开业行医的抱负。寺野井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水潟怪病的实情,在报纸杂志上只作了一点浮皮潦草的报道。工厂发表本厂的研究,南九州大学则发表与之对抗的独自研究。报纸只报道了这两方面,至于听取当地渔民意见、调查工厂的排水历史和生产形态、探讨怪病根源等资料,实际上哪里都没有。因此,寺野并叫来结城,问他对这个水潟怪病是否感兴趣。结城专攻神经科,是医学科班出身,对于这种因吃鱼引起的脑神经疾患,不会不关心。我推测,除了记录水潟怪病的实际情况之外,寺野井还要求他办一件事……”

说到这里,来栖又歇了一口气,看看势良和木田,又看了一眼郁子,然后继续说:“这是我的想象,还请诸位听听……弄工厂的示意图。寺野井估计,结城宗市以一名保健医的身份去调查,大概工厂也会敞开让他参观。不过,结城即使画成了草图,也不知道它将被用于什么目的。结城访问了怪病村、渔联、大学,有了点眉目之后便去了工厂,把变电室、研究室、办公室等分布情况装进脑子里。他11有约在先,要把示意图交给寺野井派来的人。这个人就是阿久律。阿久津一直住在宇津美庄等候20日的渔民大会。当然,他巧妙地使用了水质检测这一计。在约定的日子,阿久津乔装改扮地出现了。那就是7日的晚上。他是去看结城的示意图画好了没有。但是,示意图没有完成,也许结城说了句再稍等一下,便在笔记本上画草图。阿久津编造了一些理由,跟他约好会面地点,然后就走了。二十来分钟以后,结城也出了奈良屋,其原因就在于此。他是带着画完的示意图出去的。”

“阿久津要使用那个示意图的目的是炸毁工厂吗?”出水署的刑警紧张地插了一句。

“是的,是炸毁。大概阿久津打算乘渔民冲进工厂之机潜入。就是说,暴动一发生,他就混进去,把炸药放在工厂的要害部位。如诸位所知,东洋化工厂自从2日的小冲突以来,加强了警戒,四周围上了森严的防栅。所以,除了利用渔民蜂拥而入的空子之外,是无机可乘的。而且,便宜的是,炸完了还会被认为是杀气腾腾的渔民干的。真是一个周密的作案计划……然而,这个计划却流产了。”

来栖的声音渐渐激昂起来。署长等人都把眼睛盯在桌子的某一点上。

“这是我的推断,但舍此推断,杀害结城的动机就不明显……我想,那是结城宗市和阿久津会见时,阿久津不留神说出了目的。他接过笔记本,撕下上面画的示意图,放进衣袋里。此后,他们唠了些什么呢?这是可以想象的。阿久津以前就认识郁子夫人,但是跟结城却是初次见面,可能他认为彼此是同志而疏忽大意了。然而,结城反对炸工厂。他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无法无天的阴谋。结城搞怪病调查碰了壁,就是说真正的病因尚未查明。他不能不同意渔民的说法:工厂方面强硬起来的理由就在于病因不明这一点。所以,结城考虑到,现在炸掉工厂,探查病因的辛苦及今后的研究必然都将化为泡影。他相信这是十恶不赦的犯罪行为。应该说,这像个学者的态度。结城本来性情温和,但似乎也具有固执、不妥协的一面。这在搞科学的人身上是常见的性格。听了这位结城出乎意外的反对意见,阿久津跟待命的河野计议,顿起杀机。”

来栖继续着明晰的推理。木田喜然想到自己读结城宗市的笔记时也曾有所感触。可是,来栖在哪里调查的呢?木田抬头瞟了来栖一眼,然后又侧耳倾听从他嘴里滔滔流出来的话语:“……要是计划告吹,从寺野井那儿就领不到钱了,所以必须破釜沉舟。而且,如果杀了结城,那么……也许阿久津另外还有什么企图吧。如今想来,他带着伽南麻醉药,也让人觉得他好像早就怀有杀害结城先生的心思。”

来栖说到这里把话停下了。大家都把视线投向郁子。一直低头听着的郁子的头发在微微颤动,过了一会儿,她慢慢扬起脸,把手帕轻轻捂在嘴唇上。她就以这种姿势开口了。

“来栖先生说的可能差不多。结城从寺野井那儿接受了叫人胆战心惊的命令去水潟,当然是瞒着我的。但是,要找出结城为什么被阿久津杀害的理由,我觉得刚才说的是对的。阿久津以前就有伽南,在他死掉的房间里也满都是。他为什么如此嗜好伽南香呢?我不知道。不过,从他暗藏着麻醉药这件事,像先生说的那样,也可以认为他出东京时就已经怀有杀机。阿久津和我是在寺野井法律事务所相识的,在他身上我看到一股子凶暴的禀性。他杀了宗市和河野,对我来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阿久津是想跟寺野井先生要钱,实现奢望啊。他精心策划,把成为累赘的宗市和河野杀害了。”

郁子说完,嘴唇哆嗦得很厉害。她低下头,把双手放在膝盖上。一身黑色西装像丧服一样攫住大家的目光。她满面悲哀。但本田感到,郁子并没有把话全说出来。那是什么呢?此刻,木田也不了然。不过,仿佛解开它的时刻即在眼前。看着郁子的肩头,木田觉得的确如此。他把视线慢慢地转向来栖。

“你调查的事实和你的推理,我大体上能够领会。不过,至于佐木川化学公司,它是大家都知道的大公司,在报纸的股市版上时常出现。那样的大公司,尽管说经济竞争,恐怕也不会指使如此毒辣的阴谋吧。假如把它作为事实公布出去,就将是一个大事件,一个可怕的大事件。”

“不错。可是,现在日本那些引人注目的资本雄厚的工厂或公司,要是仔细地观察其内部,那你就会发现,它或多或少都蕴藏着不合理的东西。在东京,曾有一件发生在银座的江湖艺人被杀案件。一侦查,发现与议员有关系,之后线又引到东京都的官吏身上,继而牵连到大臣。我觉得本案也与此相似。看一下六天前的报纸,寺野井正藏突然作为经济同仁新叶会的代表,从羽田起飞,前往欧洲考察去了。我已经从宫崎给东京打电话,让调查此事,但这是事实。我推测,寺野井迫不及待地去欧洲,是担心九州的事件波及到自己身上。提到六天前,就是阿久津杀了河野的日子。阿久津从报纸上得知寺野井启程了。跳一步想,这也许是把事前讲定的报酬正汇往熊本县阿久津家乡、即汤山的阿久津重次郎处的信号。阿久津运气不佳,触上了我们从东京追捕别的犯罪嫌疑人一走私嫌疑人古前要藏的罗网。我最初是摸一摸住在宇津美庄的人物是不是古前要藏,但渐渐发觉他是另外一个人。不过,我对他却非常感兴趣,所以一回到东京,就去富坂署打听了结城失踪的原委。经调查,觉得那个人好像是阿久津。虽然同在寺野井的门下,但利令智昏,也可能产生杀人的动机。他杀了结城宗市,把尸体扔在乌鸦群聚的辩天山,是想把案做得天衣无缝。他算计尸体一被乌鸦吃掉就踪迹全无了,因为谁也不会进入那座森林。他放心大胆地骗了船,顺顺当当地出海,在阿久根附近上岸。阿久津从报纸上看见自已被当作走私嫌疑人追捕的消息,一定大吃一惊。他考虑二人结伴逃亡是不利的,便让河野各奔出路。但河野不同意。这也合乎情理。因为河野知道寺野井将把钱寄到阿久津的家乡,他怀疑阿久津如今想独吞这笔钱。我估计,他俩之间为此曾三番五次地争执。阿久津把不熟悉地理情况的河野光夫骗往白木川内温泉。来到今木场村,他又要走近道,把河野诳出村子,给他闻了伽南香。与杀害结城宗市的伎俩完全相同。他把河野拖到台地边上勒死,然后扔进火山灰洼地里。但这里有一点阿久津无法发现,那就是,他是从村子方向登上台地的,误以为把尸体抛在了台地的最里边,其实,为解决失业问题,这个台地最近被指定为开垦区,力工们已经从对面的方向开进来了。工程从远离村庄的北端开始,这样搬运沙土很方便,然而,对于阿久津,这却不能不说是莫大不幸。河野的尸体在第四天就被发现了。”

这时,一直默默听着的势良插言道:“那么,寺野井把钱汇到汤山了吗?”

“我派时任把邮局全问遍了,哪儿也没来汇款。为了这笔钱的事,时任和郁子夫人在人吉温泉一带不知跑了多少家邮局。不论是航空邮件,还是普通信汇,都没有从东京寄出的。”

“这么说,是寺野井言而无信了?”

“是吧……作为活动经费可能寺野井已经给了阿久津一些。在尸体的里面衣袋里装有四万日元现金,由此也可以判断阿久津已得到相当一笔钱。但我估计,除此之外,还约定由寺野井汇寄事先讲妥的钱。否则,阿久津是不会卖命的……然而,阿久津没料到,教给他水质检测和冒充博士等诡计的寺野井在这里为他设下了另一个圈套……此时,寺野井着是践约,把钱寄给杨山的阿久津重次郎,岂不就留下了解开这一可怕案件的钥匙。不能不考虑,寺野井本来就不打算寄这笔钱,不管阿久津他们炸工厂成功与否。他的目的都落空了,因为从报纸上得知20日没有发生暴动。”

“来栖先生,假如佐木川化学公司已经把钱支给了寺野井,那么,寺野井不会再另外往水潟市派人吗?”

势良的这个问题使大家都紧张地屏住气息。

“可以这么想。”

“来栖先生,”木田又接着播言道,“那另外行动的人不就是住在奈良屋、与土木建筑有关的岛崎、户村吗?”

来栖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与此同时,刈谷署长声调尖锐地说:“啊,那清楚了,木田君。他们是昨天从东京来的国民党议员先生,叫什么来着……啊,想起来了,是北大路介造秘而不宣地悄悄派遣的秘书。”

“怎么?北大路议员……”

“这是我昨天调查的。查问了穿着及携带物品,果然都和奈良屋民江说的相符。”。高井刑警说:“那两人是奉议员之命,要查明工厂一到夜里就排放废水、一到白天就关闭排水口这一事实,并且直接会见渔民,查看怪病的病态,探查沉积污泥的地域。”

“看来也有相当热心的议员先生,要知道,这笔经费可是他自己掏腰包啊!”刈谷署长洋洋得意似地说。

高井又继续说:“我想,或许早栗村的木元又次和泊京的岩见金藏看见的就是这两个人。茶色对襟毛衣是那个自称户村的人穿的。”

木田听了署长和高井的这通解释,无话可说,只感到出乎意外。他看看势良。势良笑嘻嘻地点了点头。木田对他的微笑颇感讨厌,但另一方面也觉得有些痛快。木田方才听了来栖的说明,注意到案件的背景,同时心里还有两三点疑惑。

首先,结城郁子怎么知道了阿久津呢?其次,来栖怎么和结城郁子相识的?这一要紧之处也甚为暧昧。

“来栖先生,你在哪里认识郁子夫人的?”

来栖瞟了郁子一眼。说:“是夫人到警视厅来了。富坂署的大里刑警后来也给我看了你们的信,感到夫人身边有危险,就派时任另外追查这一案件。因为不知寺野井要干什么哪!”

“的确,可是,既然寺野井可能加害于人,为什么不在那里发出逮捕证呢?”

“因为没有确凿证据。只凭怀疑,警察是无可奈何的……夫人去鞠町的事务所找过寺野井一次,当时寺野井不在,说是去热海了。一调查便知道这是扯谎,原来他在急如星火地办理出国手续。寺野井手下并非只有阿久津,还有其他喽罗,难以预料他会干出什么来。我从郁子夫人的报告中知道了连结寺野井和阿久津的线,认为也许像她说的那样,便急忙派出了时任,去查证水泥的假博士是否是阿久津。我也来到熊本,向刈谷署长详细打听了情况。据时任调查,阿久津的家在世田谷区的经堂,是三间小房子。他没有老婆,当然也没有孩子。看门的老太婆作证说,他从一个月以前就一直没有回家,这更加深了我的怀疑。”

“来栖先生,”势良说,“你的说明确实和我们调查的事实相符,只一点有出入。”

来栖和时任对视了一下,然后把脸转向势良。势良继续说:“那就是阿久津从宇津美庄化装去奈良屋取示意图这一点。你说阿久津那天跟结城宗市是初次见面,可我认为并非如此。”

“你的意思是他们在东京就已经认识了吗?”时任第一次插言。

“不,不是在东京。刚才郁子夫人的证言也提到过,或许阿久津跟结城没见过面。但来到水潟市之后,他们见过一次或两次。”

“是从2日到7日之间吗?”

“是的,这有物证……就是木田医生发现的东京名产荣次郎糖的糖盒子。宗市把这种糖送给患者鹤藤治作,那天是10月5日。本田证实,宗市确实是5日傍晚带去这种糖的。可是,郁子夫人以前作证说,宗市1日从东京出发时,她去送行,那时宗市没有带那样的盒糖什么的。这就只能视为是谁把糖给了宗市。”

“可那样的糖在旅途的火车上无论多少都买得到啊!”时任反驳说。

木田默默不语。他静静地回想起从熊本坐上火车时,餐车少女卖土产品的扁平篮子。时任调查得真细致啊,木田不禁肃然起敬。他继续倾听二人的话。

“……即使是在火车上买的,那也是由阿久津携带的,这一点有十拿九稳的证据。那就是,糖盒的包装纸上浸透了伽南香水。就算是偶然的,也除非有人把糖盒放在香水旁边,否则不会熏染上香气。这是木田医生实验过的,无庸怀疑……这样,就可以推测出一个事实:经常携带伽南香水的阿久津在行囊里带着糖盒,后来把它给了宗市。”

“如果是伽南香的气味儿,就可能是那样吧。”来栖说。时任默不作声。

“如果5日以前阿久津限宗市见过面,那么,他起码从那时起就在筹划作案了。”

势良说完之后看了看本田。

从鹿儿岛县的阿久根署和出水署出差来的警察,发言证实了阿久津在阿久很管辖的海边拢船登陆以后的行踪。二人所讲述的内容大致和本部迄今为止的调查结果吻合。不过,阿久根署刑警关于炸药一事的报告引起大家的注意。

“看样子阿久津是把黑久丸停靠在本署管区的赤崎岬附近。可能是第二天,有渔民出船去笠沙半岛的一个小岛平濑,夜里听见海上有什么东西爆炸的隆隆响声。把这个情报与县警各署核对,便判明是只二吨级的渔船在海上被炸毁。也跟海上保安部联系了,他们仔细查验碎木片,发现了炸药炸坏的痕迹。得到这个情报之后,大约过了三天,又接到熊本本部关于天草石灰石山炸药被盗事件的通告。估计在天草出现的自称通产省资源调查官的男人就是河野光夫。”

“这么说,在本署辖区汤浦出现的男人也值得怀疑咯。他是未得手,便销声匿迹了。他们离开宇津美庄,借了黑久丸,在某处漂荡五天,就是为了弄炸药吗?”松田刑警说。

“证明这一点,由本部负责吧。一有结果就马上通报给有关各署。”势良看着署长的脸,干劲十足地说。

以上推理使案件的全貌豁然开朗了,唯有木田民平还陷在某种疑惑之中,那就是阿久津杀害结城宗市的动机。是因为反对炸工厂的计划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原因吗?但是,这个疑问,在木田看来是微不足道的。

当天午后,结城郁子由时任陪伴把丈夫的尸体火化了。在水潟市北方山麓的火葬场,结城宗市化为灰烬和烟尘消逝了。郁子把骨灰包在白布里,乘4点钟的快车雾岛号离开了水潟。木田终于没有会见郁子。

但是,四天之后,木田民平收到结城郁子寄来的厚厚的亲启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岸边的圣·方济各”教堂 帕利亚诺公爵夫人 桑西一家1599 我要养活这家人 败坏了哈德莱堡的人 黑手党之战 营救总统私生女 天使的愤怒 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 黑色大丽花